媒体报道

《人民政协报》:全国政协委员凌文:煤炭也可以是清洁能源



  曾几何时,在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中,谈煤色变,去煤化、“革煤炭的命”等观点层出不穷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我们在考虑能源发展时,要客观公正地看待煤炭资源,在定义是否是清洁能源时,不应只看出身,而是要看它最终的排放。同时在考虑我国未来能源结构调整时,也要充分地考虑能源禀赋的现实情况。
  凌文认为,不应盲目地认为煤炭不好。实际上,煤炭是一个好东西,只是此前人类在对它的利用过程中没有解决好排放问题。但是经过多年来的发展,我国煤炭生产的安全水平以及电煤的超低排放技术已经非常先进。煤炭主要有三方面的应用,有电煤、锅炉煤和散煤,这三方面都有了清洁利用的解决方案。
  据记者了解,环保部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的《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》中规定的燃气机组排放标准限值为烟尘5mg/m3、二氧化硫35mg/m3、氮氧化物50mg/m3。据凌文介绍,目前在电煤方面,我们虽然烧的是煤,但是其排放水平已经达到了天然气的排放水平,污染物排放甚至更少。“目前在烟尘方面,我国已有70%的燃煤电厂可以达到5mg/m3这一排放标准。预计到2020年将全部达到标准。而国家能源集团在该项排放控制上更是走在了前列。“国家能源集团烟尘排放已经做到低于5mg/m3,未来排放将降到1mg/m3;在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排放方面,我国现在绝大多数电厂二氧化硫的排放已经低于35mg/m3,未来的目标是10mg/m3;在氮氧化物的排放方面,我国现在基本上能做到50mg/m3之内。我们要求国家能源集团所属电厂未来要做到20mg/m3以内,比国家标准还低。”凌文说。
 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,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。在凌文看来,燃煤电厂除超低排放技术先进外,发电也具有价格优势,这能够符合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“我举个例子,燃煤电厂卖给电网的电价基本上是3毛多一度,可是天然气发一度电要7毛钱,就算加上超低排放技术,增加1分钱成本,也就是说煤电不超过4毛就可以卖给电网。燃气发电干净,老百姓是愿意用,但如果燃煤发电能够比天然气还干净,且价格还便宜,则更具备发展优势。”凌文说。
  此外,凌文介绍,在工业锅炉方面,目前对建筑、化工等工业锅炉有了很好的超低排放的技术解决办法,国家也正在大力推进。“还有一部分就是备受关注的民用煤方面。目前我们通过洁净煤技术,可以把煤炭硫、氮氧化物等先提取出来,然后将处理后的煤炭配合洁净炉具供百姓燃烧,这样就不会排放出致霾物质。所以我想说,现在我们在技术上,无论是电煤、锅炉煤,还是散煤都有污染防治解决方案,我们国家又贫油少气、相对富煤,有这么多煤炭资源为什么不利用呢?”
  我国煤炭工业“十三五”规划显示,到2020年,我国能源消费预计50亿吨标煤,煤炭消费预计41亿吨,占比58%。“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改变,我们要认清这个现实情况,不能简单地去煤化、一刀切,未来煤电仍具有发展空间。”凌文说。2016年,国务院印发了《“十三五”国家科技创新规划》,部署了6项重大科技项目及9项重大工程。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位列9项重大工程之一。对此,凌文表示,我们有责任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,国家能源集团有责任也有义务牵头做好这篇大文章,推进煤炭清洁高效的可持续利用。(孙琳)